万能的查理君

简称查理,本体盆栽
目前纯读者,写文发小号:ヨモギ
微博跟lof一个名字

Who losts its wings 2 (战贝/战理)

好崩坏哦,我的文风
根本不知道七八岁的小孩怎么说话的
唔而且现在还没想好这个故事是he还是be()

离开了阴暗且密密麻麻的森林,又经过了一些胡乱生长的树丛,他的眼前才算真正的豁然开朗。
眼前是一大片草坪,因为是冬天的缘故,草地已经泛黄,但是踩上去的时候,依旧可以感觉到柔软。地面平坦且广阔,阳光分外温柔,由于周围树木的遮挡几乎没有风,时间看起来像静止了一样。没有声音,也没有人。
右代宫战人,身上有不少树枝和泥土,还出了一身汗,却觉得现在是最美妙的瞬间。
草坪的尽头,是一片住宅,气派不输于右代宫家的大屋;而稍微远一些的地方,则是一个凉亭,战人看了看,莫名地觉得这亭子跟大屋庭院里的很相似。
他往亭子里走去。
结果踩到了什么东西。
“哇啊啊!痛!”
“?!什……!”
他在感觉到脚底触感不对的同时听到了惊叫声,这对于正安静享受风景的战人来说可谓是巨大的冲击。他连忙收回脚的同时有些失去平衡,再一次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他愣愣地看着一只手抬了起来,有些向下滑的衣袖上还有他踩过的鞋印。
然后一个小女孩一骨碌翻身起来。想必,她刚才正是躺在那儿休息的。她大概八九岁的样子,暗金色的头发盘起,面容看着像是外国的小孩,然而眼睛却是浅栗色的;而此刻她正瞪着他,不过似乎对于他的到来感到太过奇怪,神色渐渐由气鼓鼓,变成了混合着惊讶与好奇的神情。
“你……你是谁?”她问道,“是被叫来的佣人吗?”
“才不是啊!”战人没好气地回道,但想想自己之前踩了她的手臂,又改了口,“……我叫右代宫战人。反正,不是佣人就对了。刚刚踩到你,对不起啊。”
“哼。你也真是的,不看路的吗。”
战人很想反驳回去,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毕竟他有错在先。小女孩一脸嫌弃地拍着她衣服上的鞋印,胡乱把上面的泥抹掉;她穿着短大衣,战人注意到上面沾了不少草叶。
“这么说起来……你又是谁?叫什么名字?”他环顾四周,终于缓过神来开始问她一连串的问题,“这里是你的家?除了你有没有人住啊?我以前都没听说过有这个地方。”
“唔?”
战人一股脑抛出的问题让小女孩一瞬间出现了迷糊的表情。她沉默了一会儿,表情纠结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回答比较好。最后,她小声说道:
“我叫理御。”
“理……理什么?”
“理御。”她一本正经地说道,“理科的理,防御的御。念ri-on。懂了吗?”
战人挠了挠头,也翻身坐直了些:“你的名字可真奇怪。”
“有吗?”
理御终于停止了拍她的袖子,看着那一条被抹得更长的泥印,战人觉得她应该是放弃了。他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再一次在心里对她说了声抱歉。
“要说的话,你的名字才奇怪吧,巴-托-拉。”她拖长了声音念道,“谁会叫这种名字啊。”
“切。”
战人撇了撇嘴,没回话——他的名字确实很奇怪。不过,也不仅仅是他,让治,朱志香,或者是绘羽啊留弗夫啊什么的,反正家里人的名字都很奇怪就是了,都是那个爷爷的奇怪癖好。
“这里就你一个人?”他干脆支开了话题。
“不是啊,还有一两个佣人的。”理御立刻回答道,指了指草坪那边,“他们在屋子里边,大概在打扫房子。我一个人跑出来玩,他们不会管的。源次先生和熊泽婆婆也常来……馆主大人他,就不怎么过来了。”
“源次?熊泽婆婆?”
战人瞪大了眼睛。在森林深处不知名的住宅里遇到的小女孩,像是魔法一般说出了他所熟知的人的名字。
“嗯。怎么了?”
啊不行,这完全不行。怎么可能是魔法呢,右代宫战人!这种时候就应该展开推理!理御为什么会知道源次和熊泽婆婆?
很简单,因为他们来过这里!不过,森林里是没有路的。所以绝对,有秘密通道!
想到这里,战人不禁露出了自信的微笑。但这让理御脸上的表情更加不解了。
关于这件事得原谅战人;毕竟他可能也没法想象自己浑身狼狈,头发散乱,还一边思考一边露出傻笑的样子是有多滑稽。
“嘿嘿嘿。绝对是从秘密通道过来的!啊,我是说源次和熊泽婆婆。因为森林里根本没有路嘛。”
“……哦。”
理御冷淡的反应让战人有点沮丧。“我做出了这么出色的推理,你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
理御皱着眉头,看起来像是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的样子;最后她终于开口问道:
“你是,从森林里来的?没有、没有碰到狼吗?”
“啊、啊?”突然的话题转换让战人吃了一惊,“当然没有啊!你几岁啦,还相信这里有狼。我老爸说过,这里是个小岛,森林里不可能有狼的。”
“……那,熊泽婆婆说的是,不对的?骗人的?”
“当然。熊泽婆婆最喜欢讲这些东西吓小孩了!你看,她在讲那些恐怖的事情的时候都会——”
战人突然靠近理御,让自己俯视着她,模仿熊泽发出那恐怖的笑声。
“呵呵呵呵呵呵!”
“哇啊啊啊啊啊啊!”
战人看着被吓得摔倒在地的女孩,满意地撑起身子。而理御过了一会儿也意识到了他在逗自己玩,气得爬起来捶他。
嗯,这个家伙还挺好玩的,今天果然没有来错。

战人跟理御在草地上聊了很久。
理御虽然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但是好像要天真得多。比如相信森林里有狼啊、要是还不会魔法千万不能出去啊,等等之类的。
而且,她好像对战人说的很多东西都没有丝毫概念。学校,同学,游乐园,动物园,电影院,推理小说,全部一无所知。一旦提到,就立刻问这问那的。虽然说得口干舌燥的,但他挺享受这种在她面前卖弄学识的感觉;有些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他就随口瞎编糊弄过去——反正她也不知道嘛。
他总算能理解让治大哥在对他们谈各种知识的时候,那种得意洋洋的神情了。
“唔……”
理御又一次躺在了草坪上,侧着脸,不让盘好的发髻被压到。战人也躺在她旁边,眯着眼睛看滚动的云层。
“你说,这里是个岛。”她说道,“被海包围着,是吗?”
“嗯。简单来比喻的话,就跟蔬菜汤里漂着的土豆一样……啊,有点饿啦……”
“海……是什么颜色的?跟蔬菜汤一样吗?”
战人没转过头去看她,而是把手抬起,直指天空。
“喏,你看,海就是这个颜色的。”他说道,“蓝色的。接近岸边,会是绿色的。在沙滩上,就是透明的。”
理御学着他的样子把手伸出去。五指张开,透过手指的缝隙望着天空。云朵翻滚着,在广阔的蓝色中伸展,收缩或流动,像是某人在碧蓝的背景下用它们随意涂抹。她的瞳孔里映着这番景象,那蓝色仿佛穿过她的眼睛,照耀到了内心的某个地方。
“……想看。”
“嗯?什么?”
她转过脸去看着战人。
“想看海。我,想去看海。”
战人与她对视着。理御栗色的眼瞳在光照下近乎透明,那双眼睛里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的内心于此刻战栗。
“那,为什么不去呢?我可以带你去。我们走出森林,就可以看到海。”
这回理御的表情带上了一丝阴郁。她摇摇头。
“不行。”她的声音细不可闻,“……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

——小鸟不知道打开的笼门意味着什么。
它只是伸了伸翅膀,透过好像变得宽广一点的视野去看向外面的天空。
老婆婆快回来了吧,它想。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