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的查理君

简称查理,本体盆栽
目前纯读者,写文发小号:ヨモギ
微博跟lof一个名字

最近,没钱了,想接个稿
比较熟悉的目前是刀乱乙女
定价是30r/千字,r向也写,风格的话请点开主页以及 @ヨモギ  这个存文地址
有意请留言或私信

这种时候也许需要一点后记


实际上,impotence这篇是我在翻遍了AO3上的江雪tag以后所能找到的唯一江雪x审神者的作品。
……顺便因为找到的各种各样江雪相关的cptag笑到当天午睡半途中断。
究竟找到了什么样的cp,我还是不说了。

然后是关于翻译的一点事。
虽然很混蛋,我只能说“尽力了”这三个字。
大体上的意思我确定是传达到了,但是文章中数不清的细节、描写、应该改编的短句,我实际上都改动到头昏脑胀,最后只好退而求其次地“这样的表达也可以”这种程度,有时为了文章意思不冗余还做了修改和删减。
同时也有至今没有搞清楚逻辑关系、只好按照基本相同的意思重写过的片段。
灵感突显的时候太少了,这篇里我特别满意的地方并不多。

以后的话,肯定还会找时间做翻译的。
鉴于没有江雪的了,大概会去找一些其他刀男的文章,但AO3上刀乱相关还是婶婶cp的貌似真的很少……嗯但我想这么多刀我应该会找到的(













(AO3授权翻译)Impotence

原作:刀剑乱舞

cp:江雪左文字x女审神者

原作者:ANTIvanilla

译者:我

原文链接

授权页面

正文:

Impotence

*并非专业翻译,水平很低,为爱发电,有能力并有兴趣的读者请去看原文

*有其他刀剑出现但大多数只是一笔带过

*事实上原作者试图将审神者描写为中性的角色,但在使用代词的时候实在是无法使用中性词汇,因而原文是以女性偏向来描写的
(这一条是看到原文tag上作者的发言,感到比较有趣就写出来了……我在翻译的时候并没有故意写成女性偏向希望不要误会……)

*本文发布时间为2016年3月 

*你们看看一个江雪婶饿到去AO3上找还只能找到2016年的文就知道这个坑有多冷了


授权页面存档

嗯lof现在可以置顶了?

叫查理,本体是盆栽,量词可以用棵
偶尔写写东西,再偶尔翻译
最近咸鱼中
目前这个lof除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和翻译的文应该不会再发表新文章……大多在 @ヨモギ  这里
微博跟lof同名,会有更多零碎段子

话废,非常不擅长跟人聊天所以很容易鸽(有人能跟我聊天当然很开心……但常常不知道怎么回你(

另外懒癌晚期没得救患者在此征集长期催稿人(什么

Closest Strangers(下)

ヨモギ:

*江雪左文字x女审神者


*哨向企划IFTC用文,企划案大框架设定 在这儿


*间隔时间太长了发个前文 在这儿


*本文含车




点我科学观察结合热症状




对不起我是个死线写手……(。


本来说下个月的车其实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成真了




我下个月一定好好摸鱼

一点杂感

关于努力和热度不符的问题。
简而言之就是期待值跟现实的差异。我回想起来,我在写下那些字的时候,其实根本没有想过那些期待,偶尔翻阅自己的文字的时候,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想起来,啊,就这么寥寥数千字,我竟然用了那么长时间。
实际上你在文章中耗费的心力,对于局外人来说,是不容易看出来的。他们只看到了结果。你在文章中使用的资料,暗喻,叙述,因为被放在了故事里,变成了故事的一部分,能够引起的注意也是有限的,至少在这种很难去反复阅读的当下,确实如此。
实际上对于现在的我来讲,写东西最大的意义在于“写”本身。
脑海里有一个故事,你该怎样把它讲出来?一个没有讲出来的故事有点像某种幽灵。如果你去讲的话,应该从哪个视角切入,如何去描绘,时间的推进又该如何,在哪里开始转折,最后在何处结束。都是很值得探索的事。那些故事在以你意想不到的方式被讲出来以后,那感觉——怎么说,你会意识到“就是这样”!
就像找到了爱人一样。
说不期待是不可能的;没有人会不希望自己被看到被夸赞。但那个期待值的下限?……我真的没有。能够收到喜欢和评价,不论如何我都会很开心。既然不是用写作来赚钱的话,对于读者的期待值,还是不要有“至少xxxx”比较好。作者其实应该享受的是写作本身,有的时候还有,类似于放出鱼饵钓鱼的乐趣,因为读者跟作者的理解总有偏差。








是很久以前解禁的企划文

cp黑卷黑,童话paro

写作bgm: the Tip of the Iceberg by Owl City

如果有看不懂之处,不如就像标题一样,把这个故事理解成一个无因无果的梦境好了。

实际上梦就是这篇文章的主题,因此其中的逻辑性我在写的时候反而有意忽略了。

什么,问我为什么现在才发,之前发的时候说有皿感词,然后我就忘发了,怎么的吧(。


《Infinite 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