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的查理君

查理啥都吃,有产粮洁癖
小透明
对一个cp的爱就是开他们的车
擅长挖坑不填,现在需要一个催稿大手拯救(不是)

车轮胎一个

cp贝战注意,abo,Alpha贝阿朵和Omega战人,片段,ooc

根据评论来决定是否开完吧(因为后面的情节实在很糟糕我都不敢写(。)

轮胎在这https://m.weibo.cn/5220723634/4164465123422920

(对不起手机没法发帅气的超链接´_>`)

十分拙劣的贝阿朵(((

那些看起来很奇怪的金色边缘是黄色染色玻璃——因为没有其他可以用作边缘的东西了……

白色的花边是石英台阶()

最满意的是用红石做的头花还有裙子……!

p2晚上发光的效果XD 红石作为能源可以用来让灯发光XD


“怪人。”

“说话声音太大了”

“你们知道吗她在上课的时候发过脾气”

“笑声真恶心”

“一个人自言自语”

“上课的时候都是”

“这种事情生什么气啊,玩不起吗”

“站在那边是觉得会有人可怜她吗”

“不会看看气氛再说话啊”

“真是什么都敢说”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嘲讽别人”

“莫名其妙就生气”

“以为谁都欠她的”

“有什么好哭的,矫情”

“连这种东西都不会”

“别给人添麻烦了”

“好像会有人跟她坐似的”

“你看这里没有你的位置了,要不你一个人先去逛吧?”

在lof上也发一下

这是关于战人的某些理解,个人色彩很重,非常重。
不过我没打算为战人开脱。
我只是觉得他的忘却有着无法避免的因素和理由在内,这让我有些理解了他,仅此而已。

说一件我小学时候的事好了,那个时候的我跟那个时候的战人差不多一个年纪。
我的一个同学,在班上是那种调皮捣蛋还学习成绩特差的男孩,他的母亲在当时因为车祸去世了。
我只见过他母亲一次。我依旧记得那是一个十分漂亮且温柔的妈妈,她骑上电瓶车,示意她的儿子坐到后座,那一天她穿着素色长裙,黑色长发披散,这令我对那个同学的印象产生了些许偏离感——这种顽劣的人怎么有这样的妈妈?
我们的老师在讲述那起事故时用的语气简直就跟讲述抗震救灾时那些亡者的事迹一样,因此那些词很多我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她说:他母亲的脸因为车祸和大火被烧到无法辩识。
我脑海中顿时出现了盖着白布,面颊焦黑的尸体形象。
这跟记忆里那个女人相差实在太远。
我在那个时候感受到了内心震颤,那是一瞬间极度深刻的悲伤,它一闪而逝,但依旧觉得哪里空空荡荡的。

我的意思是,死亡是一件非常,非常残酷的事情。
它很简单地把一个人从这个世界上抹掉了,却还留着回忆来折磨我们。
人对于自己最亲近的人甚至是动物死去都是很难接受的。
更别说是一个小男孩的母亲的去世,这件事就像是个窗框重重砸在他身上,在他还没意识到的时候一个他可以依赖的,可以去索取的对象就这样永远消失了。
而理应与他一起悲痛的人,在葬礼上同样痛哭的人,转头就说要组建新家庭。
“从今以后我们要坚强”
“那就别不负责任地把怀念和悲痛的工作甩给你的儿子”
“但是她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只要有一天你还活着,我就一天不姓右代宫”
这让小男孩更深刻地意识到他的母亲再也回不来了。她在坟墓中,在那个冰冷的棺材里,公墓的草皮都还没有覆盖上,尸体腐烂,而她再也不会回来了,而且被她所爱的人彻底忘记,就像从未存在过,老照片上闪烁着的面孔不会再是原来的。
这种悲伤太过深刻,伴随着暴怒一起,男孩在黑夜里哭得没完没了,这个世界上他是唯一一个还记得他的母亲的人了,一个被消灭存在的人,在黑暗里承受孤独的灵魂,被一个小男孩祭奠。他内心里温暖柔软的印象与冰冷肮脏的死亡混合在一起,令他反反复复质问。
“她为什么要死?她为什么要死?”
母亲不应该死去。
“这不是我们所能理解的”
“死亡就是死亡”
“不管是谁都会死”
这样的悲伤实在是太过强大了。
好不容易融入新集体,从悲痛中恢复过来,再回想之前的生活,男孩觉得那好像是半个世纪还是一个世纪以前的事情了。
……又是,十月了啊。
之前的十月还什么都很好。
万事顺利。

你们没有关注错人,真的,没有,我还是那个查理(x)

为了做出立体效果缘寿背面略显鬼畜23333

(战贝)文艺三十题

13-15完成!_(:D)∠)_
(其实还有存稿不过还是等一下太太(嘘不要说出来(。
其实战贝现在被我脑得只会谈恋爱了,就不能捅两把刀吗!(喂

13.情书
贝阿朵莉切,从战人手上收到了一张奇怪的字条。
看起来似乎仅仅是白色情人节的回礼;看着这样的礼物——同样从店里买来的,平淡无奇的工艺巧克力——就知道根本就是批量回赠的。
虽然她也,为了不让他看出来,情人节的时候给班里不少人送了义理巧克力就是了。
但是放在她桌上的巧克力下压着一张卡片。很简单的白色卡片,没有落款,没有图案,只有一句话,是他有些歪斜的笔迹:
“今天天气很好。”
就是这样一句话。
这句话实在是太过简单,简单到令人忍不住怀疑那里面是不是还有别的含义。
“喂,战人。”
她转过身朝抬头看过来的少年扬了扬手里的卡片。
“这个是什么意思?”她让自己的语气尽量自然地问道,“妾身可不知道汝会写这种无聊的东西。”
“唔?”他愣了一下,而后露出一个清爽的笑容,用左手大拇指指了指窗外。
“嘛,没别的意思啦。今天天气确实很好,不是吗?”
今天天气很好。
她顺着他的指向,下意识望了望窗外。天气是很好,三月的风带着花瓣与甜香,天空是澄澈的蓝,阳光从窗边划过,落在新生的树叶上。
可是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贝阿朵没有再问下去。这个家伙,本来就没打算告诉她,比起再去自讨没趣,还是自己来猜比较好。
——文字游戏?拆字?还是特定的形状?究竟是什么逻辑?
以自己的推理为豪的魔女,此刻居然为这一简单的谜题冥思苦想,不得其法。
这让贝阿朵感受到了深刻的挫败感。她趴在课桌上,指尖抚摸过他落笔留下的细小凹陷——这是她这几天不知第多少次这么做了——而后把卡片立在笔袋旁边。
算了。她赌气地想道,那种头脑简单的家伙,写这种头脑简单的纸条,怎么可能会有别的意思。
怎么可能会是自己想的那种意思。

后来,某一天,贝阿朵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战人?汝那次送给妾身的那张卡片……上面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哦……那个啊。”
战人认真地想了想。
“今天天气很好。”
这么说着,他的手伸过来,手指很自然地与她相扣,他深蓝色的眼睛与她的对视,神色间带着能够让整个世界都明亮起来的笑意。
“我们去谈恋爱吧。”
贝阿朵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
否则脸怎么会那么烫?

15.对准你的镜头
她站在树荫底下,低着头,无聊地用脚尖踢着地上的尘土,金发散落,睫毛微垂。她的身侧是密密匝匝的树丛,在镜头的远景处理下变成了金绿色的斑块。
“贝阿朵。”
“唔?”
转过头来的那一瞬间按下快门。
细微的咔嚓声让她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迅速凑近他去看拍摄下来的效果。战人也得意地把数码相机的显示屏转给她看。
“我爸之前买的。还不错吧?”
“诶……不是胶卷的吗?”
“嗯,好像是新技术,不用胶卷也能成像的。你看,这是刚才拍的。”
“嗯。也很一般嘛,完全没拍出妾身优雅的气质……”
“喂喂,明明就很好看好不好!难道随便拍就很难看吗,你不管怎么都…………。”
“……”
“……”
“汝的……耳朵,很红哦。”
“吵死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只是这种程度的情话而已,就这么不好意思?”
“所以我说你吵死了!”

看了一眼自己的粉丝数
哈哈哈哈后面几个不用做了(等等)

hhhhhh这个我也想玩

瓷卿:

诶嘿来玩!

好像一直没有搜到关于恐惧症的三十题,干脆自己编了一个当脑洞存着
在lof上也发一下
有不少是我瞎编的,也有不少是网上搜的,可能真实病症不是这样的,不要介意(喂)
会有人跟我玩这样的三十题吗(没有的你放弃吧(还有你的坑够多了不要再开了(。

1.恐高
2.恐水
3.幽闭恐惧
4.开放空间恐惧
5.布偶/玩偶恐惧
6.黑暗恐惧
7.尖锐恐惧
8.病院恐惧
9.血液恐惧
10.社交恐惧
11.颜色恐惧
12.小丑恐惧
13.清洗恐惧(患者通常认为清洗是某种事物的永久丧失)
14.深海恐惧
15.污物恐惧
16.睡眠恐惧
17.树木恐惧
18.余光恐惧(通常此前患者患有不由自主注视某样东西或某方位的强迫症,伴生因为自己余光注视的恐惧,同时害怕他人注视的视线)
19.火焰恐惧
20.死亡恐惧/葬礼恐惧(害怕关于“死亡”的任何事物,梗源详见《宠物公墓》)
21.声响恐惧(可能是对特定声响,也可能是对一切声音都有恐惧)
22.触摸恐惧
23.星空恐惧(梗源详见《三体》)
24.异体恐惧(身体健全的患者无法停止认为自己某一处躯体,如手臂,腿等其实根本不存在,而是由异体移植。这种恐惧症通常伴随有意的自残行为)
25.电流恐惧
26.锁链恐惧(对门锁、链条,牢笼等有不可抑制的恐怖感)
27.镜像恐惧
28.集体恐惧(与社交恐惧不同,集体恐惧是对于集体自发地、狂热地进行某种活动,而产生的自我意识消逝的恐惧感。梗源详见《1984》)
29.孤独恐惧
30.被爱恐惧

A Tea Party

于是这是一个阴阳师x海猫的crossover
#彼岸花# #网易阴阳师手游# #贝阿朵莉切# #海猫鸣泣之时#
声优梗,没有cp向,私设两个人可以互相隐约了解对方,类似双胞胎的心电感应(((
有部分海猫剧透
ooc,ooc,ooc,重要的事说三遍




【????】

今日魔女的吸烟室迎来了不同寻常的客人。

不同于拉姆达那宛如动漫中一般、爆米花似的“彭”一下炸开的出现,也不同于贝伦悄无声息自阴影中出现,像是在黑夜中流淌的水;只是黄金魔女的茶盏里突然多出了一片花瓣。深红色的,略显细长,横亘在透明的液面,然后从中间开始被暗红色的茶水淹没。

贝阿朵莉切略微抬起眼睛,对面的座椅上飘落着红色的花瓣,伴随着一股气息,那并不属于花香,反而更像是岩浆与沸腾血液的气味。

而后那位黑发红眼的少女就这样出现在了她面前。和服广袖,长发垂落,一朵与那花瓣同源的花点缀在她的发鬓。

“……汝是何人。”

她闻言,有些被冒犯了似的眯起眼睛开口。

“汝又是何人?”

是与贝阿朵及其相似的语气。

贝阿朵嗤笑一声,在桌边敲了敲手里的烟管。“妾身正是,黄金的魔女贝阿朵莉切。此间的主人。虽说来到这会客室便是妾身的客人……”她深吸一口烟,“不过,对于用言语横加冒犯的人,可不必用以待客之道。”

“哎呀哎呀。”

少女略微放松了一些,也笑起来,空气里的炽热气息一阵波动:“没想到我还能被当做客人——这倒是我的不对了,还请贝阿朵莉切夫人不要介意。没有那么多头衔,叫我彼岸花便好。”

彼岸花自我介绍完,便略微好奇地打量起这个吸烟室来。而贝阿朵也在好奇的打量着她——这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她与此处西洋风格的装潢格格不入的衣着,还有飘飞的深红花瓣。

无一不让人感到好奇。

“此地属于何处?”

“属于奈落的底端。”

彼岸花忽然沉默了一会儿。此刻她正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双眼在灯光下犹如打磨精致的红宝石。

而后她转过头来,望着贝阿朵的眼睛。

“我正来自那里。”

她捧起茶杯喝了一口红茶。动作很优雅,但是与贝阿朵所知的一般喝茶的礼节不太相同。

红茶的色泽偏深,因此这次用的是细瓷的茶杯,白底,金红点缀的花瓣装饰得恰到好处。彼岸花用指尖搭在茶杯壁上,细细地摩挲着它,垂眼望着红茶的液面。

“如何?”

“嗯。香味很浓郁。”黑发的女性没有抬头,回答道,“不过,我更习惯喝苦涩一些的茶。”

“呵呵呵……这可真是抱歉。”

贝阿朵把自己更放松地靠在高背椅的靠背上,随意地指了指放在两人中间的小甜饼。

“红茶若是配上小甜饼风味可是绝佳。汝不尝尝吗?”

而彼岸花像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似的笑起来——这笑声意外的让人有些火大——也同样倚靠在椅背上。那双眼睛直直望进她的眼睛里,深红色的虹膜与瞳孔伴随着灼烧的气息摄人心魄。

“还是进入正题吧,贝阿朵莉切夫人。”她说道,“我来到这个同属于奈落底端的空间——虽说不知为何——我感觉我们不能只谈些关于茶点的话题。”

“那么汝想要什么?”

“这正是我要问的。”

“领地的魔女从不会问航海者来自何处,所求为何。”贝阿朵绽开一个有点恶劣的笑容,“妾身认为作为航海者也应如此。这是礼节。”

“确实该是如此。”

彼岸花颔首赞同,仔细思考了一下,才又说道:“那么,换个说法吧。我今天,是来给予你选择的。”

她依旧注视着贝阿朵。

于是贝阿朵看到了。

那双深红色的瞳孔后是另一片海,火红的花瓣从地面展开,来自地狱的岩浆扩散直烧到天边。

【你所看到的世界是否真实?】
【谎言与真实都被风雨隐藏】

“……什么人。”

“什么?”

“你在等待某人。”彼岸花重复道,指了指她的茶杯,“但是,不可能一直等待下去的——毕竟,你看,红茶是会凉的。”

“所以我在这里给予你选择。”

“要与我一同欣赏那片花海吗……在我所在的奈落底端?”

【我住在三途川的岸边,那里有一片彼岸花海】
【那个人曾经到达过这里】
【你问他现在……在哪?】
【他化作了我力量的来源】

穿着黑底绣金礼服的魔女笑了一下。彼岸花觉得自己很熟悉这个笑容,冰冷而高傲。

因此她也知道这笑容当中藏着伤痛。

「不。」

把这件事看得十分郑重,魔女甚至使用了红字。

「妾身不会选择如此。哪怕继续等待下去,幻影归于幻影,梦境归于梦境。」

「妾身所存在的意义只为奇迹出现之时。」

【炼狱山的山顶上,永远的淑女贝阿朵莉切等待着但丁】
【但丁穿过层层棋盘与迷雾,从真实与虚假编织的网中向下坠落】
【他来迟了。】
【他的黄金魔女在这之前已崩塌成为泡沫】

“是吗……明白了。”

黑发的女性露出了然的笑容,重新拿起茶杯,低头喝着红茶。贝阿朵看着浸润花瓣的红茶,也低下头抿了一口。

她尝到了血的气息。兴许是错觉,兴许不是。

“虽然之前那么说了……只是妾身有一点很好奇。”贝阿朵忽然说道,“汝应该是来自完全不同的世界,是如何到这里的呢?”

彼岸花放下茶杯,瓷器触碰发出细微的格嗒声。她的笑容未变,只是眼睛里似乎多了些讽刺的神色。

深红色花瓣突然席卷,无数的曼珠沙华从地面生长,细碎的红如同飞溅鲜血遮盖了贝阿朵的视野——

“众生相千千万万,不过地狱只需存在一个就够了。你觉得呢?贝阿朵莉切?”

——而后它们在一瞬间收缩,破碎,消散,只剩下对面空了的座椅和空茶杯。
也许还有她杯底那片已经失去颜色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