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的查理君

简称查理,本体盆栽
目前纯读者,写文发小号:ヨモギ
微博跟lof一个名字

晴明捡到一只麻雀 05

其实构思只到日常部分,所以这之后是完!完!全!全!的!放!飞!
放飞自我!剧情野狗狂奔!使劲往糖里塞玻璃!
(然后就被打死了´_>`)

现在已经是春天了,空气里漂浮着温暖甜腻的气息,复苏的鸟儿们藏在盛开的花朵里,各种颜色的,鸣叫着,声音婉转清脆。
他在书房的窗前看着外面的油桐花,外面的麻雀吱吱喳喳叫着,晃得花朵产生了残影和掉落的花瓣。
“这一般就是来发情期了。”晴明忽然对麻雀说道,“你有吗?”
“飒飒飒!脑子里整天想什么!”
“不是喂!我说的不对你也不要啄我啊喂!”
晴明觉得他本来是不会在这种应该念诗的场合说烂话的,但他偏偏是说了。
一定是麻雀带坏的,一定。
啄过他以后麻雀却少见地严肃起来。
它第五次跳到他的虎口上打断了他的字,翠绿的眼睛盯着他又不说一句话,于是晴明继续把它放回桌子上去,一只另外的鸟停在窗台上看着他们。
“我要走。”麻雀忽然说,眼睛盯着他。
他的动作停住了,那个字最终也没有完成它的笔划。
他的大脑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麻雀是在跟他告别,而他愣住的原因有一半是因为麻雀突兀地说了这句话,甚至没有加语气词,就是个肯定句。
“……你要走?”
“对,我要走。”
“能问问为什么吗?”他放下笔。
“因为春天到了啊。”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天气晴好,是适合小动物去野外的季节。是啊,晴明记起来了,它本来就说是要在这儿住一个冬天。
他只是没想到春天来的这么快。
“但是我应该是来找你的才对。”麻雀又说,“但是我必须要走。”
“谢谢。”他没头没脑地回答。
“你不挽留我一下吗?”
晴明看着它,指尖触碰它的头顶,小鸟长出了新的绒毛,很软。
他站起身把窗户打开。“你本来就不是我的所有物,”他说,“所以我不应该困住你,对不对?”
麻雀轻轻跳到窗台上,抬头望着他的眼睛,眼神的专注让他害怕。
“你一定跟我说过同样的话。”
这是它飞走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而他也无从知道自己睡着后被多少次如此专注地注视过,像自己那时一样。

晴明不知道麻雀去了哪里,他很久没有遇到这只麻雀。
每天他都不自觉看看路边的树,鸟儿们挤在树丛里就像摇动的花朵。
他却找不到他的花朵了。
耳边没有它的声音了,脖子旁边也没有它的温度了。身边总是缺了点什么。
晴明上班的时候护士看了看他,忽然道:“晴明先生总觉得跟以前不太一样?”
“错觉吧?”他淡淡笑着回答。

他做了个梦。
梦见了陌生的,漂亮的女人。
她真温柔啊,给他整理好衣领,手指拂过他的脖颈,翠绿色的眼眸似曾相识。 他的唇边有她的味道,眼睛里有她的影子,指腹缠着她的头发,舌尖泛着甜。
他睁开眼睛,阳光照在他的眼睛里,鼻尖戳着枕头,软软的,如同那个梦境。
他花了不止七分钟才从梦中醒来。“小麻雀。”他喃喃道。
然后晴明忘记了自己说过什么。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