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的查理君

简称查理,本体盆栽
目前纯读者,写文发小号:ヨモギ
微博跟lof一个名字

(黑雏)小鸟与狼先生

大概是童话paro吧
cp黑雏
并没有任何逻辑完全就是智障傻白甜,其实是自己脑内对于这对cp相处模式的一个拟动物版本(什)
大家来磕黑雏好不好他们那么可爱!!!!😭

战人第一次发现贝阿朵的时候,她正趁他午睡的时候偷偷薅他背上的毛。
彼时已经是深秋,叶片在地面堆积,沾了夜露潮湿而柔软,渗进脚掌带来丝丝寒意;因此小动物在这时候匆匆做着过冬的准备也是理所应当——
但是这家伙不知道不要随便拔狼的毛吗?
他是被痛醒的,理所当然,随即立刻感觉到背上毛茸茸的有些痒,和小小的喙在背部移动的感觉。
小鸟拔毛动作太不知轻重,他怀疑自己背上有几块已经秃了。
他回过头朝她龇牙,她刚好抬起头来,吓得尖叫一声,在他背上缩成一个球。
他看着背上的毛球好一会。
“喂。你不逃吗。”
“那个,那个,不,不是……”小鸟把整个头缩在里面,用细细的声音说道,“刚刚你太可怕了,吓到忘记了……”
“……”
“……”
“要做巢用树叶不就好了,别拔我的毛啊。”
“对不起……”
啊啊,真是的,这种笨鸟。
“好了快点走吧,不然等一下我饿了就把你当前菜吃掉。”
“……那个……我会飞啦。狼先生你抓不到我的。”
“哦?”他笑了一下,“那你要不要试试看?”
他背上的毛球吓得一抖,随即立刻飞走了。
那是一只拥有漂亮羽毛的小鸟,展开翅膀在落叶间飞着,一瞬间就不见了。

“……你怎么又来了?”
这回小鸟停在了他的头顶上,在他的毛发间悉悉索索地把自己蜷起来。
“因为狼先生刚刚吃过饭了。”她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
原来刚才这家伙一直在旁边看着啊。
“但是我不饿也可以吃你啊。”
“诶?!”
“所以还呆在这干嘛?”
“但是狼先生,现在还没有吃我呀。”她停了一会儿,又小心地补充道,“而且狼先生身上,很暖和。”
“……你是笨蛋吗……”
差一点,他差一点就要伸爪把她抓在手里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战人没有这么做。
小鸟的羽毛轻轻软软的,他觉得自己的头上像是停了一片小小的,暖和的云朵。
——至少在这种天气里还能保暖,就让它停一会算了。

“狼先生,狼先生,我叫贝阿朵莉切。”
“哦。”
他们正在避风处休息,小鸟不知疲倦地在他的背上轻轻跳着,落叶飞舞遮蔽了视野。在视线所不能及的某处传来了轻微的虫鸣声。
“狼先生也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呀。”
“叫战人就好了。”
“那,战人先生。你为什么不跟其他的狼在一起啊?”
“被赶出来了。”
“诶?为什么——”
“你问够了没有。”
贝阿朵立刻在他的背上缩成了毛球。他瞥了背后一眼,眯起眼睛。

贝阿朵很吵。毕竟是鸟类。
“战人先生,战人先生,这棵树好高啊。”
“战人先生,战人先生,那边有水!”
“战人先生,战人先生,今天是晴天呢。”
“吵死了。”
“啊……对不起……”
真的是,很吵。
每天都可以听得到细小的,轻柔的声音,伴随着跳来跳去的细微触感,只有在他不耐烦地吼她的时候,才能清净上一时片刻。
不过这家伙偶尔也会累。那个时候比较安静,会乖乖缩在他背上睡着。
只是有的时候觉得走着走着太过安静,他不得不停下来感受一下重量,才能继续前进。
“……你也,太轻了吧。”
他小声地说道。

“说起来,你。不是打算用我的毛做巢的吗?”
贝阿朵正在梳理自己的毛,闻言愣了一会儿。
“……啊……因为战人先生一直没有赶我走,所以觉得就在战人先生身上过冬也可以——”
这么懒的鸟真的能活过这个冬天吗。
“那看起来我还是把你吃掉比较好。”
“咦?!明明让我待了这么久!”
“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那个,我是说……”贝阿朵很没底气地说道,“……战人先生可以把我当做冬季的存粮嘛……不用这么早就……”
“……”
战人实在没了脾气,转头向前走去。贝阿朵急急忙忙跟上,小心地抓住他的肩膀。
“战人先生不打算吃我了吗?”
“闭嘴,别出声。”
她乖乖地沉默下来了。

冬天很安静。
在这个季节就算是雪落在地面上都会有声音,松软的雪经过踩踏渗入腐烂发黑的泥土里,在搜索食物的时候,常常需要小心落下来的冰棱。
不,今年冬天好像不太一样。
“战人先生,下雪了!”
“这种事我又不是看不到!”
贝阿朵缩在他的背上郁闷地叫了一声。
就算在冬天这家伙依旧很吵。
只是比起风刮过树干间的尖锐和寂寞,她的存在反而说不上是坏事了。
小鸟在冬天的时候会长出蓬松的羽毛,战人在看到那一团圆滚滚的毛球跳到他面前的时候,才意识到这家伙没把自己缩起来。
“什么啊,不是挺保暖的嘛。”
这么说着下意识地用鼻子蹭了蹭,感觉陷进去了不少才能碰到她起伏的皮肤。
有点舒服。
“战人先生!请不要用鼻子蹭羽毛!会湿掉的!”
这家伙是真的完全不担心他会吃了自己吗。

也有一直到天黑也找不到食物的时候,他在避风的地方抖掉落雪趴下来的时候,那一团蓬松的毛球会跳到他的身边。
“战人先生,要吃掉我吗?会很饿吧?”
“吵死了。冬天才刚开始就把你吃掉,后面真正艰难的时候怎么办?”
“哦……”
贝阿朵应了一声,顶着蓬松的羽毛,没有离开,靠在了他的肩膀旁边。
其中一根羽毛戳到了他的鼻子,有点痒。
他本来是想说让她走开的,但是脸侧柔软温暖的触感实在是有些舒服,于是他只好把鼻子别开了些,并努力忍住不打喷嚏。

偶尔也会,碰见别的狼。
通常是装作不认识似的路过;然后贝阿朵从他的尾巴里钻出来,小声地问战人先生为什么不跟他们在一块。
他通常不回答,贝阿朵也就不问了;只是夜晚她躺在他的肩膀上,忽然就问道:
“战人先生,你不吃掉我,是不是因为没有我很寂寞啊?”
“不是。”
“诶……”
听着小鸟好像很失望的声音,狼没有说什么。
只是又拿鼻子蹭了蹭她的羽毛。

“战人先生要吃掉我吗?”
“这么早就吃掉你后面就太麻烦了。”
——这样的对话,一直持续到了春天。

“战人先生,战人先生,春天都到啦,你还是没有吃掉我诶。”
他们走在森林里,温暖的阳光透过刚冒出头的幼芽照射下来。
“反正我什么时候想吃就可以吃。”
听到他的回答,开始换毛的小鸟在他头顶上歪着头想了一会儿。
“那,在战人先生想吃掉我以前,我就一直呆在你身边吧。”
“你是笨蛋吗?”
“因为,”贝阿朵趴在他头顶上说,“战人先生很温柔呀。”
“我一点都不温柔。”
“我很喜欢战人先生。”
“……”
啊啊,他拿这只笨鸟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算了。也不是坏事。
至少在下一个冬天,很多很多个冬天来临的时候。
都让这家伙陪在自己身边吧。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