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的查理君

简称查理,本体盆栽
目前纯读者,写文发小号:ヨモギ
微博跟lof一个名字

Closest Strangers(上)

ヨモギ:

*江雪左文字x女审神者
*本文两人使用编号代称,婶编号3716,江雪编号2719
*哨兵向导paro,企划IFTC用文,框架设定参见IFTCtag
*大量私设注意避雷
*文章最后有一点点肉渣希望不会被屏
*什么想看车,等下个月(被揍死)






等待的时间格外漫长。
3716坐在会面室的桌前,双手交握置于膝盖之上,双眼来回看着正在通话中的介绍人与那扇门。
介绍人在简短的通讯后挂断了手表。
“你的向导还要过一会儿才来,”他对3716点了点头,“我想你可以先看看他的资料。”
“好的。”
她不可避免地注意到了“你的向导”这样的说法。脑海内稍微转了一会儿哪怕相容度高也不一定就能匹配这样的可能性之后,3716拿过了“她的向导”的档案。
而后下一秒把记录的平板丢到了桌子上。
介绍人朝她投来一个惊愕的眼神,3716眨了眨眼睛,低声道歉着迅速把它又拿了回来——还好,她还是克制了的,没把它直接丢到面前的门上,否则那样的力度足够让平板完全报废,又会惹出一系列的麻烦。
她划出档案,再一次确认了上面人的容貌。档案里的各种数据是每次甄别都会实时更新的,包括相片;她看着那张与记忆中并无太大差别的清癯面容,手心一下子出了汗。


在二次甄别时遇见认识的人并不是多么少见的事。
而事实上人们也更倾向于与熟人进行匹配,毕竟比起面对完全陌生的人来说,对对方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总是要好一点,起码不用面对刚开始完全找不到话题,只能公事公办的尴尬,在建立链接时能够做的心理准备也会充足一些。
只是……
她扫了一眼他的档案,只是那些数据纷乱繁杂,她几乎没有看进去;但还是有一点引起了她的注意。
无正式服役记录。
这一句话在特意留出的大片空白之处显得格外突兀。3716盯着那一行毫无感情的方块字,还来得及跟自己开玩笑说这人也是跟自己一样的新兵,但与此同时产生的是难以消除的疑惑。
他初次通过甄别的年份是27年。十年前。
根据她所听说的或是被教导的经验来看,这样年龄的未结合向导通常会有服役记录;向导的特性更加温和,如果适当放宽一些标准,想要匹配到哨兵不算是太过困难。一般来讲,更有可能是他的哨兵因为某些原因与他分开,才使他重新回到了未结合状态。
简而言之,没有服役记录的大龄向导在基地里其实是非常罕见的。
尤其是,她又想道,是看起来那么沉静的一个人,简直无法想象他匹配不到哨兵。
传来了有些拘谨的敲门声。
她一瞬间想象出了某只手的指关节敲击门板的场景——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进来了,她毫无防备地抬起头,撞进那双深蓝色的眼瞳里。
“……啊。”
她下意识叫出声来。他的眼神在她身上定了一会儿,但似乎没有多惊讶;转身关上门,他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静静地与年轻的哨兵对视。
“那么……我还需要做自我介绍吗?”


身形颀长的男性在她对面坐得笔直。虽说制服已经换下,她依旧能够闻到消毒水的味道,它停留在他颈间,像春季会粘在衣领上的沙尘——这个时间他大概才下班不久。能够这么快到这里来,确实是有些赶了。
他不发一言地看着她,额发在高挺的鼻梁上投下一道阴影;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她的手不自觉地再一次在身前握在一起。
“嗯,不用、那个……2719先生。”
他抿着嘴点头,拿过她的资料。
匹配时专用的会面室此刻陷入了相当尴尬的沉默,至少在3716眼里如此;她是有点想说些什么打破这硬质玻璃一般的沉默的,但苦于没有话题可想。她环视了一眼房间——期望着检察官或者介绍人或者哪怕是墙壁也行来给她找个话题——然后不抱希望地把目光重新集中到了正在专注看着她档案的向导身上。
“那个……”她犹豫着开了口。
他略略抬起眼来。“有什么事吗?”
“在等待的时候我看过您的记录了。”她停了一会儿,又说道,“您一直没有服役。是因为找不到相合的哨兵吗?”
也许如此询问并不礼貌,3716想道。但好奇心让她有足够的勇气问出这个问题,哪怕对面的男性依旧是一副冰冷的神色。
“是的。”他回答道,“……我的精神力似乎有很强的压迫。”
“是、是吗……”
“因此如果没有心理准备的话,我希望你可以提出来。”
“……好的……”
他重新低下头看起她的档案来。
话题就此被切断。3716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屏着呼吸,她吐出一口气,在强烈的心跳声中有些沮丧地按住膝盖。
那一句“我见过你”也被她咽回肚子里。
在医疗区工作的向导。她父亲的同事。认识的陌生人。
即将成为“她的向导”。


签字和等待分配密室的过程显得有些公事公办;他对她的档案没说一个字,只是简单地签了字就递给她,她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已经做好了匹配失败的准备,才没打算说点什么。
“没有问题吗?”
她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只是点点头,咽下一口津液。
等待的过程中紧张一直无法消除,她握拳坐在长椅上,手心的汗浸得皮肤都有些发皱。
他的手忽然盖上了她握起的拳头。她猛地转头望向他,向导神情依旧如常,在他的注视下她没来由地感觉到一阵安宁。
“你很紧张。”他继续传递着安抚的情绪,说道,“放松些。”
“谢谢……”
3716嗫嚅道。她意识到他在用精神力来安慰她,但感觉并不像他所形容的具有强烈的压迫力;2719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像是要强调什么似的按了按她的手。
“这种程度的安抚,与建立链接时所需要的精神力并不相同。”他简短地解释道。
“强度上?”
“是。”
他说话的风格似乎自来如此,有些疏离,切断了后续的可能性。她虽然意识到了这点,但依旧感到尴尬;不过紧张感好歹是没有那么强烈了,心跳声也不再强烈到充斥鼓膜。
大概是没打算停止安抚,他的手掌在他们被通知进入密室之前,一直覆盖在她的手上。消毒水的味道稍微浓了一些,掌心是干燥的,手指上有很薄的茧,骨节分明,完全地覆盖住了自己的手。
她想起这只手覆盖在纸张上的样子。
那个时候他正在看的是什么书呢?她有点想不起来了,但反正没有兴趣;她依旧记得自己那个时候想怎么会有人看那么沉闷的书籍,然后盯着他覆盖在书页上的手,又想着什么时候自己的手也能这么大就好了。
阳光下灰尘懒洋洋地在桌面上飞舞,那已经是将近八年前的事了。
而至少现在,他依旧能够包裹住自己的手,轻而易举。


虽说在此之前情绪已经基本平复,但真的到了时候,再多安抚也没用,该紧张照样紧张——两人坐在床边,她汗湿的双手被他握在手里,汗水也沁进了他的皮肤。
3716有些心虚地望着他,但他没有任何表示。
“我要开始了。”他说。
精神链接。
一般来说这样的链接因人而异,但总体上的过程都是一样的——哨兵与向导释放精神力去融合,并且由向导来为哨兵重新建立精神屏障。而产生问题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两人的精神力无法融合导致的精神错乱或者丧失意识,还有重新建立屏障时哨兵有可能的感官失控。
但现在他们进行的精神链接问题不在于此。
她此刻终于理解“有压迫力”究竟是多么委婉的描述。
哨兵的感官灵敏至此,竟会被向导的精神力压迫以致感觉丧失,在自发的保护机制下3716的精神力几乎完全回缩,甚至根本没办法释放出来。
太过尖锐,强大,无处不在,她的精神如同处在暴风中心。视野一片漆黑,想要开口让他减轻压力,却连声音都丧失,无法感觉到自己的嘴唇,无法感觉到自己的声带,无法感觉到一切,只有他的精神,只有他。
凝重到连反击都做不到,箍得太紧就会碎裂。
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
精神力忽然如同潮水般退去。她如同溺水者一般大口大口地呼吸,意识到的时候他的双手正牢牢地扶着自己的肩膀,她无力地靠在他身上,感觉有些虚脱,而且耳鸣。
“伤到你了吗?”他的声音在一片嗡嗡声中模糊的传来。
“……没……”
提起全部的力气姑且是给出了回答,她把头抵在他的胸口。隔着胸骨感受到胸腔有力的鼓动,嗡鸣声终于逐渐平息下去,她抬起头望向他。
他此刻的表情显得更加冷峻,但脸色明显有些苍白。她下意识碰了碰他的脖子,触到的地方潮湿而冰冷。
“看来失败了。”她勉强笑了笑,但胸口却如同堵住了一般难过,“很累吗?”
“我没事。”
他简短地答道,把嘴唇抿得更紧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3716想要这么问。从未预想过这样的状况,失去压力后的无助感使人浑身发软,她嘴唇颤抖着几乎要哭。
“……需要联系介绍人吗?毕竟失败了……”
“别!”
“……”
“别……别。再试一次吧。”她哀求似的抓住了他的领子,低着头不想让满眼的泪水被看到,“对不起……再试一次吧。可以再试一次吗?”
他沉默许久,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一只手收回来,用大拇指抹过她的眼角。
“先冷静些。”他的语气放得更缓了,“那么,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试一次。”
他的手贴着她的脸颊,带着安慰的感触,就像是此前她紧张时他所做的那样;只是他们都出汗了,皮肤贴在一起粘腻挠人,她略微侧过头把脸靠在他的掌心,鼻尖碰触到他的手腕。
若有若无的木质香气。
温柔而和缓的,萦绕在鼻尖,不同于之前只能感受到的消毒水气息,这样的气味让人感到安心,如同被某种温暖的氛围包裹,她凑近了些,呼吸逐渐加深。
他也很累了,她意识到。精神链接时精神力的消耗使他无法继续维持屏蔽自身的向导素,她现在才能闻到他向导素的气味。
她莫名地再一次想起那时的事情,那个小女孩,晃着腿坐在凳子上,阳光从落地窗里照进来,书籍的纸张有着柔软的气味。她仰视着那时青年的侧脸,阳光滑过他的颧骨,在脖颈留下一道阴影。
3716此前出了很多冷汗,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她感觉到汗湿的背部开始发热。
不自觉地继续嗅着他向导素的气味,湿热的皮肤摩擦过布料,传来一阵令人战栗的刺痛,她吐出凌乱的呼吸,双手松开他的领口再握紧,颤抖着侧过脸吻了他的手腕。
湿润的手,温和的香气。她不自觉地伸出舌头,咸味使舌尖微微发麻。
哪里不对劲。
对肌肤碰触的渴求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浑身发热发软,混沌的大脑来回闪烁着回忆与她现在所能感知到的一切,支离破碎,割裂思考。
她感觉到她的向导动作一僵,迅速抽回手转而扶住了她的手臂,低下头来望着她,她看见他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与平时不同的神情。
也许是隐隐的焦躁。那双眼瞳依旧深不见底,向导素的气味更加浓郁,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此刻已经完全确认了。
——未结合向导解除屏障以后散发出的向导素能够诱发与他相容度高的未结合哨兵的结合热。
没想到就这样碰上了。
她抬手捂住了眼睛。




评论

热度(10)

  1. 万能的查理君ヨモ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