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的查理君

简称查理,本体盆栽
目前纯读者,写文发小号:ヨモギ
微博跟lof一个名字

烟花(黑卷黑)

算是日常向的一篇小短文,其实是赶着死线写的(懒癌晚期没救)所以大概很垃圾
cp黑卷黑
希望各位喜欢啦

“只有中国才有这么麻烦的节日,”普路同摘下耳机,撇着嘴说道,“按照公历纪年,还要按照传统过年。”
“你刚刚明明还很热衷于吃年夜饭。”
埃已望着窗外这样回道。
餐桌上还有两人懒得收拾的餐盘,电视里照常放着联欢晚会的节目,明星轮番登场,舞台五彩斑斓热闹缤纷,不过此刻在客厅里的两人明显无心去听;普路同闻言把整个人往沙发里又陷进去了些,刚刚的游戏还停在game over的界面,外头不间断的鞭炮声响正是她被打扰没能成功通关的原因。而埃已依旧望着窗外,除夕夜每一家都灯火通明,连浓重的夜色似乎都变得浅淡。
“唔。是这样啦……”
普路同干脆把手机往腿上一扔坐了起来:“但是它现在吵到我玩游戏了。”
埃已回过头来,少女埋在一堆枕头和毛毯里,于是她只能看到各种各样颜色的一团。
“……你可真是……不玩不就好了吗?”
“很无聊诶——”
又一团烟花在窗外绽开,埃已迅疾地回头,眸光还来得及捕捉尚未散去的光辉。
普路同望着她。在令人讨厌的,喜气洋洋的歌声中,望着她被黑暗与客厅的灯光分隔的侧脸。
“喂卷卷。”
“嗯?”
“出去看烟花吧?”她想了想补了一句,“反正我很无聊。”
埃已在回答她之前停了一会儿。
“好啊。”

除夕夜的街道冷清而寂寥,毕竟人们都应该在家里其乐融融地聚会,她们穿着外出的大衣走在街上,路边的灯笼与黑漆漆的店铺形成鲜明的对比,冷风偶尔刮过掀起一片灯光。普路同照旧说着“这种节日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踢着腿在人行道上走;埃已牵着她的手跟在后面,有些茫然地看着被红色装点却过于安静的街道。
又一朵烟花在高空中绽开,绿色与红色的光点扩散又渐渐降落。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谈着天,后来倒是埃已问了一句:“去哪看?”
“那边的顶楼,”普路同给她指了指,虽然也知道她看不见,“是住宿区,挺高,之前去了一趟视野还不错——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小孩子在那里玩。看看吧。”
她们很幸运——又或许是时间足够晚,家长们不允许孩子出来玩耍——总之顶楼空无一人。普路同靠在栏杆边,晚风让脸颊感到一阵刺痛,她转头看看埃已,把她的围巾往上拉了拉。
“谢谢。”
“这么见外?”
“你又不像会关心人的样子。”
“切。”
埃已轻轻地笑了起来。
她们俯视着夜空下的灯火,烟花上升又化作各色的光点坠落消弭,伴随着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闷响。
“话说……你有没有觉得烟花很像流星?”
埃已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有吗?”
“我是觉得有点。”
“那你要不要许个愿?反正过年,图个吉祥。”
“……这样也行?”普路同扑哧一声笑出来,“那你也许一个,我一个人许愿太蠢了。”
“嗯。”
埃已还真的闭上眼睛,双手在面前交握。普路同就这样看着她,等到她睁开眼睛,才问:“许了什么愿?”
“愿望一般不能说的吧。”
“嗯……那我的愿望是,”她想了想,“你可以说自己许了什么愿。”
“没有这种愿望的。”
“嗯对,我刚刚瞎编的。”
“……我们明年也可以来这里看烟花。”
埃已以平淡的语气说完,看着普路同。她的面庞再一次被照亮,不知为何带着一丝犹豫的神情。
“好幼稚的愿望。”普路同大大咧咧地说道。
“是有点,”埃已承认道,“反正是对着烟花许的愿,幼稚一点也没关系。”
她笑起来:“我以为你不会真的对着烟花许愿的。”
“是不会……不过既然是你说的,那么可以许一个。说不定真的能实现不是吗?”
“嗯。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你的愿望会实现的,普路同心里想着,不过没有说出来。
我还会陪你来看烟花,每一年都。

【然后禁燃禁放了大家都看不成跨年烟花(ntm)】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