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的查理君

简称查理,本体盆栽
目前纯读者,写文发小号:ヨモギ
微博跟lof一个名字

某日(二代贝单人)

是那篇文章的延伸段落,没什么逻辑()
其中二代贝生日在夏天是私设注意
总不可能三位贝阿朵生日都是1129……那不是太扯淡了吗´_>`

贝阿朵莉切对于时间的概念已经不甚清晰。
她不再看日历。她比以前更清楚地意识到日历在这个地方是最没用的东西——有什么必要知道今天是外界的几月几日呢?有什么必要去历数离她出生的日子已经过了几天,离那个噩梦般的日子又过了几天呢?
——在她无法逃离的当下,时间又有什么必要呢?
于是时间便模糊地过去;永远不会停的闷热和下雨开始了,水汽粘在发间,柔软的衣服和皮肤粘成一片,呼吸时温热潮湿的空气划过黏膜。
她总是吐。闷热使人烦躁,乏力,而且头晕,床单与床垫过于柔软,缠在她身上,她靠在床头发出含糊不清的闷哼声。
“怎么了,贝阿朵莉切夫人?”
“……”
她依旧半眯着眼,撇过头去没有回答。身旁的老佣人便也沉默下来。
贝阿朵莉切平时不会这么做的。她很少对佣人假以辞色,甚至有时——兴许是熊泽的教育使然——比她们还要拘谨一些。
但她现在不想去在意这种东西。思绪如同乱麻纠缠,如同外面过于晃眼的阳光。
她讨厌夏天。
尤其是讨厌这个夏天。

她看到摆在自己面前的小蛋糕,有些惊愕地看了熊泽一眼。
老仆人反而更不可思议:“贝阿朵莉切夫人忘记了吗?今天是您的生日啊。”
生日。是今天?
她拼命地去回想去年生日的情景,却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一样,只剩下斑斓的色彩与模糊不清的声音。
“……忘记了。”她最后只能这么回答道。
“没事的夫人。今天既然是生日,就稍微开心一些吧?要是吃不完蛋糕也千万不要勉强,毕竟您有孕在身……”
她不回答,慢慢地把那个裹着奶油与水果的蛋糕吃完,然后等熊泽收拾好餐具出去之后,跑到卫生间里去吐。
嘴里满是酸苦还有腻人的甜味。贝阿朵莉切吐完,匆匆冲了马桶,把发红的脸贴在墙面的瓷砖上。
她打了个寒战,于是伸手抱住了自己,而在她还没有意识到害怕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哭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