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的查理君

简称查理,本体盆栽
目前纯读者,写文发小号:ヨモギ
微博跟lof一个名字

mistletoe(战贝)

【从前的人们相信槲寄生蕴含魔力。那是,能让恋爱的人获得幸福的魔法。如果相爱的人在槲寄生下亲吻的话,就会获得魔力的祝福。】

其实写了两个版本的,姑且放更为自信的现pa版吧

另外一个版本是黄金乡版,因为感觉剧情差不多所以很纠结……另外其实还构思过非常奇怪的搞笑版如果有人要看我就放出来好了

大家圣诞快乐。


【What would they do if they are standing beneath a misletoe?】

圣诞节那天的晚上下起了雪。

这雪来得很突兀;明明白天还是晴空万里,阳光毫不吝啬地照射在装饰着街道两边的无数冬青、驯鹿玩偶与闪光灯上,街道熙熙攘攘全是红白相间的圣诞老人装,每家店里都用音响反复放着merry Christmas的音乐,嘈杂且合不上拍的曲调简直令人心烦意乱。

而此刻他们正在回家的路上,脱离商业区的喧闹就像是从厚厚的糖霜中挣扎出来一般,这种安静竟令人感到了新奇。兴致勃勃逛了一整天的贝阿朵此刻也露出了有些困倦的神情,手乖乖地呆在他的手里。

战人忽然感到鼻尖一凉,伸手去摸时感觉到了湿润;他抬头,雪花正从已经变为灰黑的夜空中落下来。

“唔?”贝阿朵也抬起头看了看,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下雪了?”

“是啊……刚好是圣诞夜。这雪还真会挑时候。”战人说道,“看起来不是很大……要不要稍微躲一会?”

两人暂且停留在了便利店的门口。便利店同样也装饰了许多圣诞用品,外面的圣诞树看着颇有些滑稽。雪花落在地面上化为灰色的水洼,空气变得湿润冰冷,路灯白色的光晕被雪片划出纷乱的界线。

这时候贝阿朵忽然说话了:“战人,那个是什么?”

“嗯?”

他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是在挡雨板边缘垂落下来的植物,不同于冬青而有着下垂的枝条与叶片,店员将电灯缠绕在枝条上,于是在各种颜色的灯光下那白色的果实反而不太显眼了。

“那个啊……好像是槲寄生吧。圣诞节的时候会用这个做装饰的。”

“就是那种英文被称为mistletoe的植物吗……”

“我可一点都不懂英文啊。”

“妾身知道,”贝阿朵随口回道,“话说战人……汝知道圣诞节的习俗吗?”

“啊?不就是摆上圣诞树,家庭聚会,还有圣诞老人什么的嘛……”

她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嗯。那汝知道,当两个人站在槲寄生下面的时候,按照习俗他们要做什么吗?”

“……”

不太好的预感。

她的指尖有点凉,伸进衣领的时候战人打了个寒颤。

“喂!你要——”

她把他拉下来,温暖的呼吸化作白气在两人间萦绕。

“他们会接吻。”

贝阿朵耳语道,闭上眼睛吻了他。

【They kiss.】

起先仅仅是嘴唇的触碰,温暖湿润的舌尖随即轻柔地舔舐,轻易地撬开齿关交缠,两人的亲吻加深得自然而然,动作不知不觉变成了拥抱,呼吸随着吻亲密地粘在一起。

“你……这个说法是从哪里听来的啊……”

结束了一个漫长的吻以后他问道。

“本来就有的吧!汝不知道而已。”

贝阿朵争辩着,把头埋进他的领子里。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