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的查理君

简称查理,本体盆栽
目前纯读者,写文发小号:ヨモギ
微博跟lof一个名字

(冬巡组) 花

大概是对于第九集里出现的“花”这一元素的小扩展,其实是状态相当差的时候为了转换思维写的东西,很短
就,在lof上放一放
名字是意译


“南极——!过来看过来看!”
“什么啊,磷。”
南极石刚刚击碎了一块浮冰,回头看了磷叶石一眼。
磷叶石已经完全放弃了,整个人趴在地上,任由雪把自己埋起来,以至于就算磷是那么显眼,他也只能看到磷发尾的一点点薄荷绿。
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工作的觉悟啊……
“你要过来看嘛。”
雪堆里的磷蠕动了一下,转过头来盯着南极石,睫毛上的雪也因为这个动作落了下来。
“……好吧。”南极石从浮冰上跳下来,轻巧地落在地上,走到磷叶石面前,“什么事?”
“喏,就那边。你看。”磷叶石继续保持着懒洋洋的样子,拱着脸转回之前看着的方向,“冬天开的花哦。”
“诶?”
很奇怪的,在冬天开出的花朵。兴许只是很普通的花吧,细细的白色花瓣,包裹着幼小的黄色花蕊,似乎是刚好因为藏在岩石缝下,挡住了风雪,于是那颗种子就自作主张不合时宜地冒出了头。
南极石在那一团被雪包裹的磷旁边蹲下来,盯着那一朵小小的花。
他从来没有见过花朵。
在足够让南极石结晶的温度下,理应不会有任何生物存活。
南极石所记得或忘却的那几百个冬天也是如此。满眼都是单调的白,或者是浮冰的深蓝,在夜晚灰黑色的天空,还有难得一见的晴天,随着金光劈开海与天的界线,新雪的边缘被金光融化向后退去,伴随着能够在每一条纹路间回响的梵音。
“得跟老师报告呢。”
他伸出手去小心地碰了碰那朵花。花瓣轻微地颤动着,隔着手套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柔嫩触感。
“磷。这种,是什么花?”
“诶。那个,那个我想想啊……”这位前.博物志编辑依旧没形象地趴在雪堆里,歪着头想了好一会儿,才苦恼地说道,“啊想不起来!因为太常见了完全不知道叫什么嘛——!”
“……知道了。今天结束以后我会问老师的。”
——很常见啊。
在磷叶石所生活着的,春天,夏天和秋天里。
他又摸了摸那朵花。
除了服饰的布料以外,他从未见过“柔软”的东西。偶尔与老师谈天的时候,老师也提过,许多植物都是柔软的,因为是从古代遗留下来的生物。
“像雪一样吗?”
“不。”老师说道,“应该说是水吧。古代的生命都是非常柔软的。正因为如此,才如此脆弱。”
他现在有点明白老师所说的话的意义了。

“南极以前,没有见过这种花吧?”
“嗯。没有见过。”
“这种花一般春天才会开呢。那个时候草地上会有很多,走在地上都会踩到不少。嗯……这颗种子大概是太迟钝了吧。”
磷叶石终于翻身坐了起来,拍掉身上和头发上的雪,在南极石来得及阻止之前迅速把那朵花拔了起来。
“磷?!”
“嗯?”
“你怎么……”
“要跟老师报告的话,也得带上样本吧。”他一本正经地说道,“而且……这么低的温度,南极都能结晶的冬天,它很快会冻死的。”
南极石默然。确实如此。躺在磷叶石掌心的花垂落着,花瓣收起。
不该在冬天开放的花啊。
“南极要是喜欢的话,我春天再摘一朵放在你旁边嘛,”磷嘿嘿笑着,“其实其他的季节也有别的花开放的,到时候我都给你看看?”
“……呃,不用了。我到时候醒过来看到旁边一大堆烂掉的花朵,还得费劲去打扫,所以算了。”
“我做成标本给你嘛!”
“你会做标本吗?”
“……可以学!我可以学的好不好!”
“那你给我先学会巡逻的基本工作!”
磷叶石闻言,又嚷嚷着“我硬度只有3.5只有腿能用根本帮不上忙一戳浮冰身体就碎还是小南极你来嘛”地,趴到了地上。
南极石只能,继续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南极。”
“今天是晴天。时隔十三天,月人又来了。是旧式的,真遗憾。”
“要是他们能把你带来就好了。”
装着南极石碎片的盆边,放着那朵白色的花。细长的花瓣,黄色的花蕊,从融化的积雪和黄绿的草地中露出来,停在磷叶石的脚边。
他把花摘下,望着夕阳下的残雪与浮冰,深蓝被金红染出绮丽的颜色。
春天快要到了。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