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的查理君

简称查理,本体盆栽
目前纯读者,写文发小号:ヨモギ
微博跟lof一个名字

(1129贺文)some cracks

微博粉丝点文第三弹
嘉音纱音的学园生活,有一点点嘉朱
私设纱嘉两人是双胞胎,名字分别为安田纱代/安田嘉哉
´_>`

1.踩点到达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
以百米跨栏的姿势跳过校门,翻越楼梯,三阶并作一阶,飞速奔过走廊——
然而代表上课铃的钢琴曲响起来的时候一切努力都功亏一篑。
啊啊啊啊啊啊可恶可恶可恶我最讨厌贝多芬了嘞——!!!
老师的花名册已经点得有些靠后了。纱代有些不安地看向依旧空着的位置。
是出了什么事吗?到现在都没有来……
“右代宫朱志香。不在吗?右代宫——”
“到——!”
随着豪气十足的破门声,顶着一头明显因为冲刺和大风变得乱糟糟金发的朱志香冲了进来,气压强烈到把第一排同学的书都吹翻过去。
“实在是非常抱歉!今早坐的船突然遇到了大风,因此晚点了!”她喘着粗气却毫无停顿地说着,“请问我可以进来了吗?”
“……呃,呃,那个,可以……”
老师一副被她吓着了的样子令全班同学哄堂大笑起来,朱志香很不好意思地朝他们吐吐舌头,飞快地走到座位上坐下。
“朱志香……你不是有哮喘吗?这样跑没事吧?”
“诶?还好啦。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嘛纱代。”朱志香咧嘴一笑,“啊那个……我头发是不是乱了?”
“嗯。”纱代噗嗤一笑,“跟鸟窝一样。”
“诶诶这样可不行——我可是美少女杰西啊——”
“右代宫同学!安田纱代同学!坐好了就安静下来!”
两个说着悄悄话的人赶紧跳起来正襟危坐。

2.昏昏欲睡的下午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
它被课本划分成清晰的明暗交界,光线所造就的通路中灰尘旋转着飞舞,温度安静地贴在发尾,脸颊和一部分的手臂,露出的皮肤变得有些烫起来,暖洋洋的。
升高的温度总会带来倦意,纱代浅榛色的眼睛略微眯起,拿一只手挡住阳光。
思绪逐渐变得像是在老师的讲述声当中沉浮。她努力想要将思维集中在课堂上,辨别并记住老师究竟说了什么,然而记忆就像冰一样溜过一瞬间便消失,随后一切都陷入模糊——
“安田纱代。”
“安田纱代!”
“是、是!”
在老师的怒吼中她猛地站起身来,手肘碰倒了自己的课本。
“来讲一下刚刚那道题。”
“……啊。刚刚……那、那个……”
嘉哉转过头来无奈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摊开自己的笔记本在上面迅速写上了答案,移到她视野可及的位置。
——论上课睡着时有一位靠谱的弟弟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不,姐你别露出这种表情,下次好好听课就是了。”
不习惯接受感谢,一脸不知所措的嘉哉真是太可爱了。

3.作业请借我抄一下!
——朱志香急吼吼地跑到教室,一边说着“请借我抄一下作业”,一边把纱代桌上的笔记本拿过来。
“朱志香……你不会又通宵练电吉他了吧?”
“那还能怎么办嘞!那个可恶的老妈又不让我练。”她哗啦啦翻开自己的作业本,写字的迅疾程度和力度简直让人想到拳击手简短有力的出拳,“啊啊真是快要困死了……学园祭马上就要到了,演出什么的根本不能让她知道,不然肯定要把我骂个狗血淋头。”
“……没有试着跟阿姨说一说吗?”
“她才不会同意嘞。古板得要死,整天就知道学习学习,听见我唱的歌她恐怕要心脏病发作。”朱志香说着翻过一页,“……啊咧。这原来不是你的作业啊?笔迹不一样嘛。”
“嗯……刚刚忘记说了你拿的是嘉哉的……”
“诶——!哇那我得快点改错几道题啊老师看到我做得全对肯定知道我是抄的啊啊啊啊——”
“右代宫同学。抄作业说得这么大声,就算假装没有全对老师都在隔壁听到了。”
嘉哉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纱代的桌边淡定地说着。
“……切。那抄就抄嘞。我也不改了。”
她嘟囔着写完最后一题合上作业本,把嘉哉的本子递还给他。
“电吉他吗。”
嘉哉忽然,小声嘟哝道。
“诶?”
“不,没事。右代宫同学以后别睡得那么晚了,说不定哪天真的会猝死。”
“喂!”

4.困到笔记不知道写了什么
“姐姐?”
“嗯?”
“上节课的笔记借我看一下。”
“哦好的……啊!”
“嗯?怎么了?”
嘉哉在纱代突然变了的脸色中打开了笔记。
“等等先别——”
工工整整的字迹中间出现了随手涂画的可爱短裙,还是当下时兴的泡泡袖。
下面写了一行小字。
【嘉哉要是穿上这个说不定会很可爱。】
“……姐你对我到底有什么奇怪的幻想? ”

“铝矿。提取。冰晶石共融,KAlF6...”
嘉哉偶然经过朱志香的位置,看到这家伙困得不行地趴在桌上,课堂笔记摊开着放在身前。
这该是困成什么样了啊,别说只剩关键词了字都写歪了……
啊下面好像出现了跟笔记不相关的东西。
【嘉哉君坐得好直。不困吗。】
他沉默了一会儿。在长叹一口气之后,小声说道。
“……不困哦。上课的时候别老是走神才不会睡着。”
“嗯……?”
听到她迷糊的声音嘉哉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在朱志香醒来之前匆匆离开了她的座位。

“朱志香?我弟弟说要是觉得困的话可以去用凉水洗洗脸什么的……”
“……啊?他为什么不能自己来说这个?等等这种莫名其妙的话又是怎么回事啊?”
“嗯……”
纱代的心思稍微跑偏了一会,想到她弟弟忽然蹦出那句话,然后耳朵就红了的情景。
“大概嘉哉喜欢你吧?”
“诶!!!!!!”

5.空教室
从关着的教室门内听到了吉他的声音。
站在门外听了一会儿。
先从最简单的和弦弹起,然后渐渐地换了一些简单的练习曲目。
还挺死板的训练方式……等等?这首开头好像有点耳熟……
……这不是我写的歌的曲调吗?!
而且这句是不是弹错了啊!
朱志香猛地推开门,坐在里面的黑发少年明显是吓了一大跳,手里的吉他都差点摔在地上。
“喂你……嘉……嘉哉?”
“……………………。”
他瞪大了眼睛。在夕阳的照射下那双眼睛的颜色更浅了,看起来有些呆滞。他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没说。
气氛一瞬间有些尴尬。
“……那个……你刚刚……是在……那个。”朱志香结结巴巴地问道,“弹……我的曲子吗?”
“…………”
“刚刚那句,那个、弹错了……啊不对不对!弹的挺好的嘞!嘉哉君肯定练过一段时间吧……”
“是吗……?哪里弹错了……?”
他抱着吉他半是犹豫半是拘谨地问道。
朱志香站在原地也犹豫了一会儿,随后才走上前去,站在他身旁,双手背在身后。
“要是不介意的话……那个。我可以给你示范一下嘞。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嘉哉轻轻地点了点头。等她坐下来以后,他便把吉他递了过去。
“这一句是这样的啦。”她边弹边说着,“嘉哉君应该没有谱子才对……难道是单纯听着就弹出来的?哈哈…………。”
等等我到底在说什么啊!
“…………嗯。”
嘉哉居然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朱志香手一抖弹错了一个音符。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