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的查理君

简称查理,本体盆栽
目前纯读者,写文发小号:ヨモギ
微博跟lof一个名字

(战贝)文艺三十题

13-15完成!_(:D)∠)_
(其实还有存稿不过还是等一下太太(嘘不要说出来(。
其实战贝现在被我脑得只会谈恋爱了,就不能捅两把刀吗!(喂

13.情书
贝阿朵莉切,从战人手上收到了一张奇怪的字条。
看起来似乎仅仅是白色情人节的回礼;看着这样的礼物——同样从店里买来的,平淡无奇的工艺巧克力——就知道根本就是批量回赠的。
虽然她也,为了不让他看出来,情人节的时候给班里不少人送了义理巧克力就是了。
但是放在她桌上的巧克力下压着一张卡片。很简单的白色卡片,没有落款,没有图案,只有一句话,是他有些歪斜的笔迹:
“今天天气很好。”
就是这样一句话。
这句话实在是太过简单,简单到令人忍不住怀疑那里面是不是还有别的含义。
“喂,战人。”
她转过身朝抬头看过来的少年扬了扬手里的卡片。
“这个是什么意思?”她让自己的语气尽量自然地问道,“妾身可不知道汝会写这种无聊的东西。”
“唔?”他愣了一下,而后露出一个清爽的笑容,用左手大拇指指了指窗外。
“嘛,没别的意思啦。今天天气确实很好,不是吗?”
今天天气很好。
她顺着他的指向,下意识望了望窗外。天气是很好,三月的风带着花瓣与甜香,天空是澄澈的蓝,阳光从窗边划过,落在新生的树叶上。
可是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贝阿朵没有再问下去。这个家伙,本来就没打算告诉她,比起再去自讨没趣,还是自己来猜比较好。
——文字游戏?拆字?还是特定的形状?究竟是什么逻辑?
以自己的推理为豪的魔女,此刻居然为这一简单的谜题冥思苦想,不得其法。
这让贝阿朵感受到了深刻的挫败感。她趴在课桌上,指尖抚摸过他落笔留下的细小凹陷——这是她这几天不知第多少次这么做了——而后把卡片立在笔袋旁边。
算了。她赌气地想道,那种头脑简单的家伙,写这种头脑简单的纸条,怎么可能会有别的意思。
怎么可能会是自己想的那种意思。

后来,某一天,贝阿朵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战人?汝那次送给妾身的那张卡片……上面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哦……那个啊。”
战人认真地想了想。
“今天天气很好。”
这么说着,他的手伸过来,手指很自然地与她相扣,他深蓝色的眼睛与她的对视,神色间带着能够让整个世界都明亮起来的笑意。
“我们去谈恋爱吧。”
贝阿朵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
否则脸怎么会那么烫?

15.对准你的镜头
她站在树荫底下,低着头,无聊地用脚尖踢着地上的尘土,金发散落,睫毛微垂。她的身侧是密密匝匝的树丛,在镜头的远景处理下变成了金绿色的斑块。
“贝阿朵。”
“唔?”
转过头来的那一瞬间按下快门。
细微的咔嚓声让她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迅速凑近他去看拍摄下来的效果。战人也得意地把数码相机的显示屏转给她看。
“我爸之前买的。还不错吧?”
“诶……不是胶卷的吗?”
“嗯,好像是新技术,不用胶卷也能成像的。你看,这是刚才拍的。”
“嗯。也很一般嘛,完全没拍出妾身优雅的气质……”
“喂喂,明明就很好看好不好!难道随便拍就很难看吗,你不管怎么都…………。”
“……”
“……”
“汝的……耳朵,很红哦。”
“吵死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只是这种程度的情话而已,就这么不好意思?”
“所以我说你吵死了!”

评论(9)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