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的查理君

简称查理,本体盆栽
目前纯读者,写文发小号:ヨモギ
微博跟lof一个名字

Who losts its wings 4(战贝/战理)

我更新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喂)
话说是不是第4更啊要是打错我不是很尴尬(((
总之是很普通的一章,依旧挺垃圾,听着hope打的,大概很少女((
后面是过渡,其实还没完全想好要怎么写来着(。)

1976年十月。
今年的天气也很好。虽说很怕交通工具,但是那种慢慢悠悠在海上晃的破渔船,战人还是可以接受的。因此他为了表示自己状态好,甚至还耍帅地跳下了渔船,不过被老妈语气温和地责骂了一顿。
秀吉伯父则是哈哈大笑着也跳下船,用手揉乱了战人的头发。
“有活力是好事呐!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就该这样。明日梦弟妹,就不要怪他了呐。”
听到伯父为他开脱,战人朝父母吐了吐舌头。他的母亲也只能无奈地笑着,看着他跑去跟让治和朱志香汇合,三个小孩子叽叽喳喳的,跑得却比大人都快。因此,他们也不能感觉到大人们随着孩子们的离开,顿时变得凝重的气氛。
不过在此时,什么亲族会议啊,经济情况啊,对于小孩子来说全都不重要。他们进了大屋,在专门给他们三兄妹的大房间里闹了好一会儿,各自都有聊不完的话题,等到大人们也进了大屋、各自收拾好房间,来叫他们才暂时安静。
战人也跟着母亲进了房间,略微整理了一番,再跟着她走向客厅,参加会议前的小聚会。
他们在走廊上,正巧碰到了熊泽。熊泽正推着餐车,上面装着茶具,从茶壶里飘出淡淡的香味,想必是即将提供给大家的茶点。她朝明日梦和战人微微鞠躬。
“贵安,少爷,夫人。战人少爷又长大了不少,可真精神呀。”
“您说什么呢,熊泽婆婆,这才几个月不见的。”
“呵呵呵呵呵……夫人您可别说,男孩子这种时候啊,长得最快了。”熊泽捂嘴呵呵笑道,“听说战人少爷这个年纪就能读许多书了,您可有个聪明的孩子。”
明日梦只能无奈地摇头:“他天天就知道读一些悬疑推理小说,论学习,可一点也不行。”
“推理小说?”熊泽立刻惊喜地说道,“啊呀,老太婆我最近,刚好也有阅读小说的喜好……战人少爷,若是感兴趣的话,要不要跟老太婆一起读小说呀?”
战人一直听着她们闲聊,插不上话,也没想到熊泽会突然向他提问。他下意识就要拒绝——谁会在这种时候,还想跟一个老婆婆一块读小说啊。
这时,熊泽朝他挤了挤眼睛。他忽然意识到她的目的,顿时反应过来。
“啊……那,那个,好啊。”
这个回答让明日梦挑了挑眉毛。这可不符合他的性子。
“你等会儿,要去找婆婆读小说吗?不跟大家在一块?”
“嗯。”战人点点头,回答有力了一些,“反正,跟大哥还有朱志香他们,晚上也可以一起玩嘛。”
他说着这句话,又偷偷看了熊泽婆婆一眼。婆婆像是平常一样地笑着聊天,好像根本没做什么事似的。
真厉害啊,他想。
在客厅的聚会结束得很快。倒不如说,只是他单方面地匆匆喝完了婆婆精心调出的奶茶、跟一脸惊愕的大家说了一声“我去找婆婆了”,就跑出了客厅。
婆婆大概在客房。嗯,也或许是在佣人室。佣人室在一楼,先去那里看看好了——
——然后他的肩膀被一种不容分说的力道按住。一瞬间他像是浑身撞在了墙上一样难受,结果抬起脸,看到的是源次先生毫无表情的冷酷面庞。
源次先生一直是个不苟言笑,看起来很严厉的人,虽说比起让人害怕的爷爷,他倒是要好得多;不过,孩子们还是很怕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个表情让战人觉得像是做了什么错事似的,很不好意思地停下来,双脚交叉着。
“……少爷。在走廊里跑得太快,容易摔跤。”源次放开了按住他肩膀的手,说道,“地板刚刚打过蜡。”
“哦、哦……”他闷声应道。
“您是,要去看推理小说吧。”
源次有些莫名其妙的话让他愣了一下。
“诶?嗯,是的,要去找熊泽婆婆……”
“跟我来。”
战人还没说完,源次便向他点点头,转身向前;战人虽然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跟了上去。
源次走得不快,刚好是他大踏步也能跟上的程度。他们进了厨房,在那里,战人看到了熊泽。源次向她点点头。熊泽也点头表示意会,而后,她低头对战人说道:
“少爷,去吧。跟着源次先生。小心些。”
她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慎重,战人也隐约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再一次抬头望向源次,他却依旧是那副平静的样子。
“……我去那边,是有什么不对吗?很麻烦?”战人问道。
“不。”源次略微低下头,“不需要担心,战人少爷。过来吧。”
“哦……”
厨房里有直接通向后院的门。这个门是专门给佣人进出用的,战人不常进厨房,也不知道有这个门,因此好奇地四处看着,跟着源次进了后院。源次带他走到了一个角落处,那里有一口巨大的井,井盖牢牢地锁着。
井盖上没有刻任何字。只是有着粗糙网格的,金属井盖。源次用钥匙把锁打开,掀开井盖示意战人先爬进去。
“战人少爷,小心些。虽然扶梯时常维护,但是这个高度,对于您来说可能还是有些勉强。”源次说道,“去吧。”
“没事的。这样的梯子还难不倒我。源次先生你呢?”
“我稍候下来。这里的入口,需要我来合上。”
战人点点头,抓住了爬梯的扶手,转头看着井底,小心地爬了下去。井壁是干燥的,沿途装了灯盏,散发着微弱的黄光;虽说没法照得透彻,但起码可以看清正在攀爬的爬梯,还有井壁上粗糙的纹路。战人稍微伸着脚,踩了踩阶梯,确认它很坚固以后才继续踩下去。井口渐渐离得远了,上面的光也正在变小,最后完全合上。看来,源次先生也下来了。
这似乎是口很深的井;他爬了很久,还是没有看到尽头。源次离他一定距离地,不紧不慢地向下前进,井里回荡着两人踩踏扶梯的细微声音。
而后终于,战人感觉踩到了不同于金属的平面。他跳了下去,皮鞋底踩在地面上,传来空旷的回响。周围依旧昏暗,他看了看四周。
这里像是一条地道,但是明显只是被粗糙开凿,顺着岩壁上的灯光,还能隐约看出岩石被敲碎的痕迹。而这种不加修缮的状态比起匆忙之间开辟的通道,更像是故意为之——就像是为了不让人发现它,而弄得破破烂烂,像是废弃许久的状态。
源次随之跳下,他稍微站了一会儿,便又朝战人点点头,示意他跟过来,战人也小跑着跟上。源次娴熟地在岔道上转弯,战人随之走进后,意识到这一条岔道一定是较新开凿的。墙壁上甚至有粉刷水泥,在灯光下显出毫无生气的灰色。
“源次先生……这里是,谁建造出来的呢?”战人忍不住问道,“你们都是从那个地方爬进来,去找理御的吗?”
他问出这个问题以后,马上就意识到这不可能——熊泽婆婆都那个年纪了,没有理由去爬那么深的井。一定有更便利的入口,不过……
“……这件事我无权告知。请您,暂时放下这个疑问。”
源次低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在这个昏暗空旷的地道里显得相当有威慑力;战人赶忙闭上嘴,只是继续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虽说如此,好奇心依旧挠得他心痒痒。
面前的路开始出现台阶了。他们往上走去,战人慢慢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正在变得干燥,并且——也许是错觉——出口就在不远处了。
随后源次在某处停下。他听见什么被推开的轧轧声,一丝光从他的肩膀处渗透过来,随后他一步跨出,战人跟在身后。
这是一个古朴而典雅的房间。墙壁四周都装有书柜,里面放着的书籍的数量,大概只有在大书店里才能看到。战人仔细看了看,除了能认出来书名的传记、历史、科技书等等之外,还有不少外文书籍,而这些书全部都杂乱地堆在一起,完全没有按照语言来分类。
书桌整理得很干净,后面的椅子是硬质的,而非皮椅或有靠垫的座椅,而书桌旁是两扇玻璃窗,此刻窗帘正拉着,因此房间里有些昏暗。
战人想到以前听家里人谈话的时候,偶尔会聊到爷爷。听说,爷爷他在看书的时候,从来不坐软的椅子,因为抱着悠闲的心态是无法取得必要的知识的。
虽说没办法向源次确认,战人觉得他对建造那地道、还有这幢住宅的人也有了个大概的猜测。
源次在他走进书房后,在他身后关上暗门,战人转头看了看,原来他们出来的地方,就是其中一个书柜。随后,源次再次朝他低下头。
“战人少爷。欢迎来到九羽鸟庵。”他说道,“理御小姐这时候,应该在庭院里。我带您过去。”
他点点头,心跳加快起来。
他们走出了书房,经过走廊,下楼,到达客厅。源次推开门,战人才终于看到真正的阳光从敞开的门中透进来。然后,在那片尚未泛黄的草地中间,他看到了凉亭。

那个白色的凉亭建在前院。小女孩正一个人坐在桌前,埋头看着什么。一位佣人站在她身后,桌上放着茶具和甜点。
佣人抬起头,立刻注意到敞开的大门和走来的两人——不,有一个红发男孩是远远超过了源次,跑了过来。
“理御——!我来啦——”
正在看书的小女孩立刻抬起头,手上的书被她“啪”的一声合上,她的眼睛此刻瞪得大大的,随后她随手把书往桌上一甩,也高兴地飞奔过去。
“战——人——!”
女孩猛地抱住他,小男孩被跑过来的小女孩撞倒在地,两人就这样跌坐在草坪上,女孩这时才终于放开了他。
“痛死了!”战人大声抱怨道,“你的力气不要这么大好不好!”
“都很久不见了嘛!”理御嘻嘻笑道,“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破解我的魔法?哦对啦战人,我也读了好多本推理小说了哦!你推荐的我都看啦!”
“真的?全部看完了?”
“这个……倒没有……”
“切——那也不怎么样嘛。我可是又看了不少新书哦?啊,对了。”
战人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把自己的右手张开,放到理御的面前。
“你看,我的手上,现在什么都没有吧?”
理御看着他,也意识到了他要做什么,眼睛睁得更大了。她点点头。
“你也会这个魔法啦?”她问道。
“什么魔法呀。”战人得意地说着,把手指卷起,捏成拳头,然后手背向上,伸出食指。“喏,像这样,然后接下来,是手四处移动吧?”
“嗯,嗯。”
他的拳头立刻猛地上挥,然后就像理御曾经做过的那样,下,左,右,再向上,像是在玩“看向那边嘿”的游戏;理御也跟着他手上的动作转头,努力使自己跟上战人的手指。
然后战人猛地停下动作,咧嘴笑着。
“嘿嘿。手伸出来吧,理御。”
她乖乖地伸出右手,战人啪地张开手,一颗糖果就这样掉进了她的手心。
“就是在手到处动的时候,偷偷把藏着的糖果放在手里嘛。多练几次就会了,没什么难的。”他笑着说道,从口袋里又掏出一颗糖,剥开来吃掉,“我赢啦,理御。”
“哼。”
被他揭穿了手法很不高兴,理御撅着嘴,不服气地也吃掉了自己手里的糖:“这次算你赢了,还有下一次呢。好啦,去那边坐吧,别坐在草上。”
他们肩并肩走到凉亭里坐下。那个佣人已经离开了,只有源次站在他们旁边。理御炫耀似的把手里的小说拿给他看。
“哦——这本啊。居然还是精装版?”战人看了看,“刚买的?”
“嗯。前几天婆婆送过来的。我才看了一点点啦。”
“嘿嘿,这本书里的犯人是——唔啊!”
“不许说,不许说!不是你先说,要是提前知道犯人再去看,一点意思都没有的吗?”理御立马拿封面拍他的脸,“再说我打你啊!”
其实已经打了,战人翻着白眼想道。
“……痛……好啦我不说了……”
理御这才气哼哼地放下手。战人揉着鼻子,已经被打红了。
“精装版封面真硬,”他嘟囔道,“我都是买平装回家的。”
“唔?啊,对,战人买书是要去书店的……那个啊,战人?”她的神情带上了一丝渴望,“上次,你还没讲完呢,关于学校里面的事情。我还想听!”
“啊,好啊。我想想……”
糖果在嘴里滚来滚去,非常甜。
小孩子喜欢嚼糖果,两人的腮帮子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然后互相看对方伸出的舌头被染成了什么颜色。
就着蛋糕一起看起了小说,用手扫掉掉落在纸上的蛋糕屑。掉进书页缝隙里的,可就没有办法了。给理御指出上面的关键线索,看她沉思的样子偷偷笑着。
有点渴了,源次及时端上了奶茶。两人的嘴边都沾上了一圈,一边擦着一边嘲笑对方。
草地上开了一朵,以前没见过的花。躺在地上睡午觉的时候,忽然下起了大雨。夜晚的天空,能见到很多很多的星星。
冬天的时候,原来是会下雪的。刮风的时候坐船,船会晃的很厉害。学校里有男孩子跟女孩子当众告白了。考试的时候,不小心写错了名字,被老师念出来笑了。
今天的天气很好。微风吹过凉亭,说不出的舒服。时间都因为阳光变得懒散,铂金的光芒给她的头发和双眼染上了明亮的颜色。战人坐得离她很近,近到可以看清她被照耀的、粉嫩柔软的耳廓,和上面散发着金光的绒毛。
他莫名觉得,这一切若是能永远继续下去就好了。

——“愚蠢的家伙。”
魔女的手以堪称温柔的方式来回抚摸着黑猫的光滑皮毛,吐出的词句却冰冷得犹如冬天结冰的湖面。
“拉姆达,是被甜食吃坏脑子了吗。”她从画面上移开眼睛,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编出这种骗小孩的情节——啊啊,算了。反正很无聊。要是还没读完故事就擅自评价,倒是我比较不礼貌。”
她怀里的猫赞同似的喵喵叫了一声。

“战人你,以后想做什么呢?”
“我啊?当然是要当侦探!我喜欢推理。”战人伸了个懒腰,“理御你呢?想要做什么?”
“我?嗯……我想,写出跟这些小说一样的书。”理御说道,“比如说,写在一个有魔女传说的大宅子里,发生了不可能杀人案什么的……很有趣吧?”
“诶——看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那可以把我写进去吗?名侦探.右代宫战人,解开魔女之谜!就跟书上的一样,帅气地拿着烟斗什么的。”
“那也得先写呀……”理御咯咯地笑了,“你拿着烟斗解谜?哈哈哈哈哈,那我写进去啦。”
“那写完要给我看!要是不够帅,你就……就惨了!”
“没事,肯定会把你写得很厉害的!”
夕阳照耀着理御的侧脸,她白皙的脸庞染上了一层红。战人已经站了起来,源次重新站到了他身后。
“下次也一定要来啊,战人。”
战人听她有些落寞的语气,为了给她鼓劲,伸手乱揉了一把她的头发。
“这么说干什么啊……我肯定会来的啦!而且又不是只有今天。明天,我也能过来。亲族会议,要到明天才会结束呢。”
她抿着嘴害羞地笑了,朝他点点头。
战人在进入大厅前,又望了她一眼。理御那一头暗金色的头发被风吹起,在黑色的,望不到尽头的荆棘之下显得格外渺小。
住在森林里的,小女孩。说不定真的是个魔女呢。
在转回头的时候,他嘲笑了一番这个想法。

在他终于回到厨房,碰见依旧坐在那里的熊泽婆婆时,熊泽明显像是松了一大口气的样子。
“少爷,没事吧?”她笑眯眯地问道。
“嗯。”他展颜一笑,“今天跟理——”
“嘘!”
熊泽忽然威吓似的把手指竖起举在唇边,战人立刻噤声。
“战人少爷,不要在大屋里随意谈论那位小姐。”她压低了声音地说道,“虽然老太婆我很不想说,但是小姐她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相当神秘的存在。”
“神秘的……存在……?”
“虽说我们确实在瞒着小姐的存在,不过那个魔女的传说,可不全是谎话那。”她继续以那种讲鬼故事的语气说着,“要是少爷想听的话,之后我必然知无不言——不过现在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少爷快些先回去吧。”
“唔、唔……好。”
战人带着疑问跟他们道别后,跑回了三兄妹的房间。朱志香正跟让治聊天,看到他进来,露出一个有点嘲讽的笑容。
“啊哟,战人回来嘞。”她阴阳怪气地说道,“跟婆婆在一块是不是很有趣啊?”
战人朝她做了个鬼脸。“有——趣——才怪啦!婆婆读的小说,我都看过好多遍嘞。只不过她不肯放我走,一直把我按在那里……无聊死了!”
“婆婆读推理小说的话,肯定会比较慢的。”让治笑着说道,“其实你跟她一起读,还挺勉强的……”
朱志香闻言,才满意地点点头:“你看嘛,让你不跟我们玩!我跟让治哥,可是好好玩了一个下午嘞。”
“……重点是,婆婆还约好了下一次也……”
“啊哈哈哈哈哈哈!笨蛋战人!喂喂让治哥,以后这家伙就不能跟我们一块玩了嘞!”
“哈哈哈哈,这不行啊战人。以后可是会跟我们产生隔阂的,说不定会跟婆婆一样也喜欢咋咋呼呼讲鬼故事了——”
“啊——让治大哥居然也说这种话!没有人同情我一下吗!啊啊啊可恶——!”
战人朝他们扑上去,三兄妹重新闹成一团,当然,最后以朱志香把他闷在枕头里,让治哥把他们扯开告终。战人瘫倒在大床上,无力地嚷嚷着,脑海里却依旧没有抛开那个疑问,仿佛停留在心头的,无法拂去的乌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