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的查理君

简称查理,本体盆栽
目前纯读者,写文发小号:ヨモギ
微博跟lof一个名字

(战贝)文艺三十题

@Aluce 合作的三十题,第五题和第七题完成()
这只是,鸡血而已,真的
所以为什么周六要上课!!!还是政治!!!我要控诉!!周六早上本来应该睡懒觉啊!(你)

5.车站月台
“哦——还有这样的地方啊。”
金发的少女四处好奇地看着。月台边缘的水泥已经有些破损,周围长出了泛黄的杂草。顶棚也已经破损了,她透过扭曲生锈的钢筋缝隙望着黄昏被染上金红色的天空。
战人有些好笑地看着四处张望的贝阿朵,指了指月台前方。那是一段已经废弃的铁路,铁轨缝隙的碎石间也已经长出了杂草。
铁路所在的地方是平原。远处是已经泛出金黄色的田野。站在月台上,可以刚好看见逐渐下沉的夕阳。
“这里是我某次闲逛的时候找到的。”他看着远处的天空,不自觉挺起了背,“很好看吧?有的时候站在这里看完日落,心情都会变好哦。”
“没想到汝还有这种爱好。看来还不算是头脑简单的男人。”
“喂……”
他无奈地侧过脸,却忽然愣住。
贝阿朵没看他,只是看着远处,嘴角勾起,露出一个在光照渲染下有些过分精致的微笑。哪怕这是一个戏弄的微笑,都没办法否定那样的美感。
然后贝阿朵转过头来,脸上依旧带着戏谑的神情,仿佛早就知道他会是这样的反应似的。
“过来一点。”
她的语气不容置疑。虽说有些抗拒,他还是鬼使神差地乖乖俯身。
如同蝶翼般的亲吻落在他的嘴唇上。
“鉴于汝带妾身来看这么好的风景,”贝阿朵用宽宏大量的语气说着,“这个就当奖励了。”
右代宫战人觉得他的脸大概比远处的夕阳还要红。令他松了一口气的是,她同样如此。
因此作为回应,他在转回身看落日时,握住了她的手。
——在天光渐暗,世界逐渐失去实感之时。
——仅有你我存在于此。

7.图书馆窗边书架后
右代宫战人喜欢看推理小说。
贝阿朵是凑巧知道这一点的,因为他某天曾经低着头,坐在座位上似乎在认真学习,不过能很明显地看到那本数学课本里夹着别的东西。
她有意无意地看了那本书一眼,很快意识到那本书是阿加莎.克里斯蒂。
刚好是她之前看过的那一本。
这个巧合让她感到高兴,但她一直没能跟战人讨论这个爱好——他太受欢迎了(虽然她没意识到自己也是如此),不管是对于男性还是对于女性来说;一下课他身旁通常围着至少三个人,在这种情况下不管以何种语气说出“你这家伙原来也看推理小说啊”这句话都显得没礼貌且荒诞不经。
因此这件事被一直搁置,直到某一天午休在图书馆,两个人站在一列书架的两对面,刚好拿到了同一本小说——
贝阿朵很感谢这个学校的书架安排。
“什么啊,汝这家伙原来也看推理小说?”
战人在一排排书的缝隙间扬起眉毛。“你也在看才让人比较意外吧,”他松开手拿起了旁边的书,绕到她身旁,“先给你看吧,反正不急。”
两人站在图书馆的书架旁。战人手里拿着的那本明显是他读过的,他很随意地翻了翻,停在了某一页开始阅读。
他在身旁翻书的声音实在是频繁了些,贝阿朵忍不住开始用余光瞟着他正在看的内容。
——好像是第三个人被杀了。没有法医只好让家庭医生验尸。身上没有尸斑,死后僵直开始出现,大概是——
战人悄悄看了身旁的贝阿朵一眼。她正在看的那本书稳稳地夹在第三页就没有动过,而她的头已经凑得头发都要碰到他的脖子了。
他小声地叹气,把手里的书往她那边移了一点。

评论(7)

热度(14)